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爱乃娜美网盘 >> 正文

【江南小说】一天一点爱恋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认识楠溪之前,我在大家眼里,是个十足的放荡不羁的浪子。

何为浪子?百度上给的解释是:不受习俗惯例和道德规范约束的放荡不羁的人,尤指不务正业过着放荡生活的人。我当然不是属于前者,也不属于后者,那么,我是属于那一类浪子呢?

东方坏坏拿出一面破旧的铜镜,学着西施的样子,对镜贴花黄,问她半天,她才慢条斯理的回答我,说:“这个这个浪子嘛,也许在外人看来,浪子就是无所事事的。”

“切!”这话我不爱听,我做出一个奥特曼打小怪兽的表情。

东方坏坏赶紧摆出一副温柔的笑脸说:“浪子也不是受到什么打击,其实天生就是这样一个人的性格,表外实内的。”说着,她望着我,问:“小铭,那个《木兰辞》里‘对镜贴花黄’是不是贴的是黄瓜啊。”

“我呸!”我头一昂,懒得理她,贴的怎么可能是黄瓜呢?一整条黄瓜贴在脸上,好看吗?一定是最近偷黄瓜偷多了,吃不完,就想着折腾到脸上了。

东方坏坏头摇得像拔浪鼓,说:“不好看!而且也贴不住。”

“当然贴不住,你得把黄瓜切成一片一片的,这样就可以贴在脸上。”我回头一看,吓了我一大跳,只见一个脸上贴满绿色黄瓜圈圈的脸,伸到了我的面前。

“何方妖孽?”我蹦了起来。

“小叔,是我,子若啊。”子若伸手一挥,脸上的黄瓜圈圈纷纷落地。

“没吓得你吧!”子若轻轻的拍着我的胸脯,说:“小叔,我总结了一下,现在的浪子有以下三个特点?”

“哪三个?”我和东方坏坏一起问道。

子若得意的眨眨眼,清了清嗓子,站在我俩面前,反背着双手,显得很正经的大声说道:

“第一亲情,表面是无忧无虑,最让浪子牵肠挂肚的是家。一个温馨的家庭,足以缚住浪子的脚步,无论他走得多远多久,都不会忘记了回家的路!

第二友情,朋友一大堆,活的潇洒自在,重义气的兄弟朋友多。别看浪子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其实骨子还是有是非观念的。所以有句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第三爱情,只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所以才结交更多的女孩子。”

说完这三点之后,她得意的望着我俩,期待着我们对她的高谈阔论发表点见解或者鼓鼓掌什么的。谁知道,我们两个,一个漠然无视,听见了装作没听见,一个专心打理着她的羊毛卷卷。

子若扑过来,拽着我的胳膊,说:“现在的浪子都可以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因为有钱才可以去活的更潇洒,再说追女孩子,不但要口才好,MONEY也重要。就像俺小叔,是那些女孩子们自已心甘情愿的跟在小叔后面的。”

这丫头,嘴巴上像抹了蜜,就是会说话,说得俺心花怒放的。捏了捏子若粉嘟嘟的小脸,道:“二位慢慢啃黄瓜吧。我去找我的楠溪了。”

对了,我的楠溪呢?楠溪是谁?大家不要急,听我娓娓道来。楠溪是我在楠溪江边上认识的一个女子,一个长相一般,脾气很臭的女子。说她长相一般,算是给足了她面子,她不仅身材是圆的,脸是圆的,眼睛也是圆,就连手指头也是圆的。而她,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珠圆玉润”。那不是一般的珠圆玉润,而是非常的“诸圆欲忍”。总之,这是一个让你看了第一眼,不想再看第二眼的女子。

那天,我跟朋友们在楠溪江下游的江边游泳。鬼知道这丫头从地方冒出来,瞪着一双南瓜眼,冲着我们大喊大叫:“起来,起来,统统都给我起来。这是什么地方?没看到这里的告示啊,禁止游泳!”

这楠溪江的水真TMD的清,清得你可以看到自己有脚趾头。可是这个女人真TMD的讨厌,大热天的,不好好的呆在家里,跑到这里来干嘛。

我们才懒得理会,泡在水里,冰凉的感觉实在是很爽。我们仰泳,蝶泳,蛙泳,侧泳,潜泳,花样泳,清亮的水在我们身下翻腾,我们像鱼儿一样穿梭在水里。

不上岸,你能奈我们如何?

女孩戴着一顶白色的太阳帽,将我们的衣服裤子全部搂在怀里,说:“你们不起来,好,我把你们的衣服裤子全部抱走。你们有种就泡在水里不起来。”

我的祖奶奶啊,这可使不得。虽然我们是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无业游民,可是让我们光着身子在岸上走,特别是在这个风景如画,游人如织的楠溪江边,那可是有损于我们的光辉形象啊。

不爽归不爽,我们也只得乖乖上岸。女孩放下衣服,转过身,说:“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穿好衣服,否则……”

否则怎么样?”朋友嘻皮笑脸的问。

女孩皮肤有点黑,是属于那种健康的麦肤色。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刷刷刷的在上面飞快的写着,然后撒下来递给我们。

什么啊?你的电话号码?我们可没有要你的电话号码。”朋友故意气她。

她似乎不生气,脸上冒着密密麻麻的汗珠,伸手道:“拿来?”

“什么啊?”

“罚款啊?”她指了指一旁禁止游泳的标志牌,说:“一人一百,你们六人,一共六百。要我,带你们去保安室吗?”

“NND。”朋友又说粗话了,道:“比私家浴馆还要贵。”

“你交还是不交?”女孩摆出一副圣斗士的姿势,冲朋友招招手,说:“要不要我们玩一圈。我可是跆拳道黑带二段。”

“二段?得了吧,你!”我们都笑了,就你这身材还二段,二极管还差不多。

女孩不说话,一弯腰一低头,朋友中六个中倒下三个。哎哟哟,真看不出来,原来你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好歹,我也学过几天拳脚功夫,要不我们去沙滩上比划比划。

第一回合,我胜。

第二回合,她赢。

第三回合,平局。

第四回合……

我摆摆手,说:“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我让了你。算你赢吧。”

“什么算不算的。本来就是我赢了!我是故意让着你的。”

这话说得,男人的颜面扫地。虽说不服气,我也累得气喘如牛。再折腾下去,我迟早会被她折腾死的。真不懂她,不学淑女斯文儒雅,而跟着男孩子打架斗殴,而且越战越勇,比喝了红牛还让她兴奋。

她骄傲的站在我的面前,很优雅的划出一个大圈,说:“你们都是我的手中败将,以后你们得听我差遣。”

“凭什么啊?”

“凭这个。”说着,她亮出她的肱二头肌,鼓鼓的,像个老鼠一样的俯视着我们,好像很得意。

这之后,我们就叫她楠溪大姐大。本来是想叫她楠溪江的,因为我们是在楠溪江边认识的,但考虑到那“江”字形容女孩子有些不雅,所以口下留情,省略掉了。尽管她举止行为更像一个男孩子。

楠溪拖着她南瓜一样身材的身子,走在我们前面,像一个得胜的将军,骄傲得目不斜视。八月的天气,炎热得让人窒息。楠溪拽着方步,将我们带进一个四面都是竹子做成的小楼,小楼里竟然装着空调,呼拉拉的吹着冷气。

我们六人,一字排开,站在空调下,恨不得钻进空调里。楠溪从里屋里抱出一大堆短衣短裤,扔在我们面前,道:“以后你们就是我的护江队了,我就是你们的队长,负责保护美丽的楠溪江。这是给你们的工作服。”

我们六人站着,谁也没动。一个女人,凭什么骑到男人的头上?不就是身上的肌肉比我们多点么?

王猛第一个不高兴,跳出来,冲楠溪挥了挥拳头,说:“刚才你跟小铭比试过了,并不代表着我们都认输。还有我王猛没比过呢?”

火柴赶紧附言道:“对啊。我们猛哥可是天下第一肌肉男。你得跟他比试下,否则我们不服。你这个破护江队,我才不想参加呢?哪有每天到江里泡泡日光浴,喝点散酒爽快。”

“不服?”楠溪傲然的扫视了我们一眼,道:“行,我们去外面草地再比划比划。直到你们服气为止。”

“嗯。就是不服。”万山揉了揉刚才楠溪出奇不意,让他跌倒摔倒了的胳膊肘,道:“一定要再比试哈。我不信我们六个大男人打不过你一个小女子。”说着,他冲我们挤挤眼,挑挑眉。那用意再明白不过了,车轮战术,不信打不过你。

巡回拍手称快,道:“刚才在楠溪江边她偷袭我们,不算数。不如我们真枪实弹干上一架。”说着,他从地上捡起一顶帽子,嘴巴里“啧啧”叫道:“NND,竟然给我们每人一顶绿帽子。MD,你这丫头也太损了。”

周艺春是我们当中最小的,他还不明白绿帽子是啥意思,听巡回说得慷慨激昂的,拾起一顶绿帽子戴在头上,说:“这绿帽子也蛮好看的撒。绿色呢,我最喜欢的颜色。”只是他的屁股刚才摔得有点重,他摸了摸屁股,想到刚才被楠溪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本来只有两瓣的屁股,被她这一摔,估计裂成七瓣八瓣的了。

“行。不见棺材不落泪。”楠溪牙一咬,找了根鞋带捆在头上,学日本武士道的样子,冲我们招招手,道:“我们出去单挑。”

一行七人,楠溪,我,王猛,火柴,万山,巡回,周艺春,浩浩荡荡,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在楠溪江边的草地上。

这一仗,打得天昏地暗,从下午到晚上,直到华灯初上,双方还是难分难舍,胜负难料。无奈之下,只好约定第二天继续。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足足打了九九八十一天,双方都已累得筋疲力尽,对这场比赛也深恶痛绝,只好宣布罢战。至于战况,嘿嘿,当然是半斤对八两,打了平手。

可是这样一来,双方的关系也发生了戏剧化的变化,像男人一样的楠溪,在我们这一帮浪子的耳濡目染下,终于决定告别女儿身,换做个真正的男人。变成男人的楠溪,给自己取了个异常响亮的名字——曾青南。

曾青南。是的,她就叫曾青南。子若你不要缠得你二姑姑问他取这个名字有什么用意?什么讲究?你姑姑啊,除了头发是卷卷的,肠子也是卷卷的之外,脑袋更是卷卷的,她怎么可能知道呢?还是小叔我来告诉你吧!

曾青南,取这个名字的用意太简直不过了,那就是她曾经希望自己是个男人,而且要超越一般的男人。知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他大概也许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晚发性癫痫病的原因
癫痫用药的注意事项
湖南那家医院治癫痫

友情链接:

将功补过网 | 必胜客送外卖吗 | 魔法门花园 | 盗汗的原因及治疗 | 双均线系统 | 顺丰快递接口 | 荣威混合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