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盗汗的原因及治疗 >> 正文

【客栈小说】爱,创造了奇迹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第一章楔子

好容易盼到了假期,放下手头的工作,收拾好行装,我便匆匆坐上了回老家的汽车。

归心似箭,这句话说得一点不错。坐在车上,我眼巴巴地望着车外,恨不得插上翅膀马上飞回家。可惜的是事情并不如我愿,汽车偏偏蜗牛似的行走,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算了,我无奈地坐在车上,只能看看窗外的风景解解闷了。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绿树,一张清秀可人的脸庞顿时浮现在我眼前。哦,那是表妹,我从小玩到大的同伴,小学到中学时的同学。从小我们便形影不离,跟亲姐妹没什么两样。在学习上,我们更是互相鼓励,互相帮助,总算不负众望,表妹考上了师范,而我也考上了卫校。读书时,两人还保持密切的联系,倒是参加工作后,很少往来了,因为工作忙。表妹现在在镇上的中心小学任教,而我在城里的医院当一名护士。两个人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想到这次回家,可以见到表妹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过了半个多钟头,汽车终于到站了,我下了汽车,雇了辆摩托车,告诉了司机地址,便上路了。一转眼的工夫,我便到家了。母亲见了我,欣喜地跑了出来,她嗔怪我,怎么也不通知一下,好让大哥去接我。而我只是笑笑,说了一句:“我想给您一个惊喜嘛!”母亲马上忙这忙那,张罗着给我准备吃了。看到她那忙碌的身影,我心里好生感动。母亲总是这样,当我回家时,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害我到二十岁了还象个长不大的孩子,什么都不大会做。我把母亲拉到身边,说:“妈,别瞎忙了,快歇歇吧!我有话问你呢?”母亲坐了下来,擦擦手,说:“问什么呢?你问吧!”我迫不及待地问她:“妈,阿香有没有回来呀?我好久没见她了,好想她哦!”不料,母亲听了我的话,脸色一变,皱了皱眉头,说:“呀,阿香这孩子,她病了……”。一听到表妹病了,我可急了,抢过话头,问:“是什么病呀?病多久了?怎么没人告诉我呀?”母亲摇了摇头,说:“详细的情形我也不清楚,好象病得不轻呀!”一听这话,我更急了,马上站起来,说:“我要去看看她。”母亲说:“可是,你还没吃呢?”“我回来再吃。”说完,我就跑了。

第二章 探病

过了一会儿,我就到了姑妈家,我在门口停了片刻,想想就这么空手而来,怪不好意思的。要不,回去买点什么再过来吧。正想着,刚好姑妈出来了,她一看见我,很吃惊,问:“小晴,你怎么来了?好久不见了。”我不好意思地说:“是呀,放假了,我才有空回来,听说表妹病了,我过来看看。”姑姑一听我的来意,两眼一闪,竟然流下了眼泪。我心里很不安,表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呀?怎么会这样呢?姑妈哭了一会,擦擦眼泪,对我说:“没事,你等一下见了她,尽量少跟她说话就行了。”听了姑妈的话,我更不安了。我点了点头。

姑妈带我上了楼,我们来到表妹的房间里。本以为会看到一个病恹恹的表妹躺在床上,没想到事情大大出乎我意料。表妹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看上去有说不出地怪异。她看到我,高兴极了,马上站了起来,说:“表姐,你来了,你过来看看,我美吗?”想不到一向老实的表妹也学起化妆来了。我打量了她一下,心里一惊,暗想:这也叫漂亮?姑妈有点难为情地低下了头。这下,我可糊涂了。她们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表妹拉着我,东拉西扯地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后来,是我的肚子在咕噜直叫,提醒了我,我还没吃午饭呢。我不好意思地推了表妹一下,说:“阿香,我先回去吃一下饭,等一下再来看你。”没想到,表妹竟然若无其事地继续说她的,这下,我束手无策了。姑妈看了,急忙向我打了个眼神,说:“你先下去吧!”表妹这才停下来,只见她呆呆地看了我一下,突然问了一句:“你是谁呀?”这下,我可惊呆了。姑妈推了推我,我这才回过神来,慢慢地下了楼。

到了楼下,我早已按捺不住了,出口相问:“姑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表妹是得了什么病?怎么连我也认不得了?“今天的状况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呀!姑妈叹了一口气,说:“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打从上周回来,就变得很爱讲话,上周六晚上整整讲了一个晚上还不睡觉,搞得全家都不能休息。后来还一直说不去学校了,所以,这周帮她请了假。医生过来看了,只说是太累了,打了点滴,也不见有所好转。”说完,又唉声叹气起来。

我思索了一下,觉得表妹的症状有点象……,但是,我又不敢肯定。我又问她:“表妹事先有没有遇过不愉快的事呀?”姑妈说:“还没回家前,有打过几次电话来,只说不想教了,太累了。我们还以为她在开玩笑呢?”我安慰道:“放心吧,表妹不会有事的。我先回家吃饭,再打电话帮您问一下。晚上再来看她。”姑妈一直要我留下来吃饭,我没答应,怕母亲等久了。

第三章病因

回到家里,我顾不上吃饭,急忙打电话到医院,问在精神病区工作的同事,把表妹的情况向她介绍了一下。同事告诉我,表妹有可能得了忧郁症,建议要马上住院治疗。我很吃惊,问她有没有可能是其它病,她说要观察一下才知道,但是,表妹的症状跟她以前照顾的一个病人很相象。听完电话,我整个人都呆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呀!想不到平日在电视上才会看到的情景竟然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了。我缓缓地放了下听筒,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我犹豫了好久,最后,为了表妹的健康着想,决定向姑妈坦白一切。

吃过午饭后,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姑妈家前进。到了姑妈家,姑妈见了我,急急忙忙地说:“小晴,你可来了,阿香自你走后,发了一顿脾气,把自己关在房里也不出来吃饭。急死我了。”这时,我看到了姑丈,一个平时话不多的村支部书记,我很怕他。他见了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我也点了一下头,但匆匆匆忙忙地上楼了。

表妹的房门紧闭着,我在外面喊了好久,磨破了嘴皮,表妹才姗姗地开了门。她打开门让我进去,又马上把门关了起来。我一看,她床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式,有玩具,有鲜花,有水果。她笑嘻嘻地对我说:“表姐,你看,这是我们学校的同事买来的。你吃吧。”说完,递给了我一包西梅。看到她那天真无邪的样子,我真怀疑她是不是装的。她现在的样子好象当年读中学时的那个扎着两条辫子的小丫头。我一时之间迷惑了。没想到几年不见,表妹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我心里一酸,泪水不禁流了下来。表妹一看到我哭了,急忙拿起面巾纸,说:“表姐,不哭,乖。给你糖吃。“一听这话,我哭得更大声了。我抱住表妹,激动地说:“阿香,我是小晴呀,你看看我,你是怎么啦?”表妹摇摇头,说:“表姐,你是表姐,妈妈说你是表姐。”我知道她还没认出我来,以前,她可从来不叫我表姐的。表妹又自顾自地唱起歌来了。我悄悄地下了楼,只见姑丈和姑妈两人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呢?一见我出来,急忙问道:“她有没有说什么?”我摇了摇头。我坐了下来,对姑妈说:“我已经知道她得了什么病了,要赶快送医院治疗。”一听这话,姑丈马上站了起来,说:“你说,是什么病?”我把同事的话向他们转述了一遍,姑妈听完,睁大了眼睛,失声痛哭起来:“天呀,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怎么会让我的女儿得这种病呀?”还是姑丈比较冷静,他问道:“能不能不送医院?我怕别人知道……”我接过话头说:“不能怕别人知道,这种病如果不早一点治,只怕会越来越重的。”无论我怎么说,姑丈就是下不了决心,老是担心别人知道,我最终没有办法了,说了一句:“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如果没有好转,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闷闷不乐地离开了姑妈家。

第四章 治病

回家后,我跟母亲打了个招呼,吩咐她表妹一有什么情况要马上告诉我,收拾好了行李,便离开了家,回到了城里。

工作时,我始终忘记不了表妹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我多么希望她能早点好起来,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一直压着我,压得我好难受。好几次打针时,都差点找错位置,还好我平时的表现不错,不然就惨了。晚上,回到宿舍,我翻来覆去,老是睡不着,心里一直担心着表妹,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我打了个电话回家,想问问,可是没人接。过了一会儿,我便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忽然被一阵电话声惊醒了。我拿起话筒一听:“喂,是谁呀?”“小晴,你快来呀,阿香她不行了!”电话里传来了姑妈的哭声,我一下子被惊醒了。“姑妈,是怎么回事呀?”姑妈在电话里早已泣不成声,我一听大事不妙,于是赶紧安慰了她几句,说我马上回去,便挂断了电话。

换好衣服好,我迅速到街上叫车,在街上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有车经过。又过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看到一辆的士,我马上冲到路中央,司机见了,破口大骂:“你不要命了!”我也顾不上生气了,急忙请求道:“师傅,快载我吧,我有急事,人命关天呀!”司机这才停住,但仍喋喋不休地唠叨个不停。我告诉了他地址,他快速地开动了。

回到老家后,已经是半夜了,跟母亲说清清情况后,我立即往姑妈家跑去。妈妈不放心,跟在我后面说:“这么晚了,你慢点呀……”没等母亲说完,我已跑得不见人影。我马不停蹄地奔向姑妈家,一进门,发现楼下连半个人影也没有,只隐约听见楼上传来了阵阵喧闹。我急忙上楼,只见姑妈一家人围在床前,连常年在外工作的表哥也回来了。我匆匆打了个招呼,上气不接下气地问:“表妹怎么了?是不是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一听我的话,表妹从床上爬了起来,嘴里一直大叫:“我不想活了!”我向姑丈打了个眼神,姑丈走了过来,我悄悄地对他说:“看来,只能马上送医院,不能再耽搁了。”姑丈听了这话,呆了一会儿,红着眼眶,说了一声:“小晴,你看着办吧!只要能把她的病治好,我顾不了那么多了。”表妹一听要进医院,哭得更大声了,直吵着不去。姑妈和表哥一直在旁边劝着她。

我打电话回医院,问清今天值班的医生,但打电话跟他联系好,说明情况。等姑妈收拾好行李好,表哥叫了辆车,姑丈和姑妈便把表妹抱起来,送到车上,随后,我们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我在车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表妹,心里感慨万千。

到了医院,表妹突然醒过来了,她大哭大闹,直说她不进医院。医生和护士几个人联手把她抱了进去,一向瘦弱的表妹竟变得很有力气了,好几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按住,放在床上。后来,又用绳子绑了起来,一看到这幅情景,姑丈早已老泪纵横,而姑妈更是泣不成声了。表妹使劲地瞪着我,眼中充满了怨恨和不满,似乎在怪我把她送一医院来。我心里不痛,跑出病房,躲在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医生给表妹打了镇静剂,表妹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一听到里面安静了,我才擦干眼泪,进了病房。姑丈跟医生进了办公室,我也跟了进去。姑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医生做了详细的汇报,医生很不高兴地批评了他一顿,又说了我一下:“亏你还是医护人员呢,怎么连这个常识也不懂,病是越早治越早好,哪有拖到现在的?”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要如何辩解。我怎能当着姑丈的面说是他怕别人说闲话呢。医生问清情况后,便对症下药,开出了药方,而姑丈也急忙出去拿药了。我问了医生一下,才知道:表妹的病情已经由原来的忧郁症变为狂躁症了。如果再不及时治疗,会进一步加重病情。听了医生的话,我心里十分沉重,不断地责怪自己,当初如果再坚持一下,把表妹送到医院来,或许结果就不会是这样了。

姑丈抓药回来后,坐在表妹床前,摸了摸表妹的脸,他长叹一声:“这孩子,好久没睡得这么香了。”我看看表妹那发青的脸和发黑的眼圈,心里很难受。姑丈把表妹患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原来,表妹在中心小学工作得并不愉快。学校人多竞争大,加上表妹向来老实不爱说话,所以,在学校得不到领导的欢心。做什么都不顺领导的意,经常被批评。但是,由于她工作认真负责,也得到了家长们的肯定和学生的喜欢。所以,她一直下不了决心换单位。可能最近学校工作太忙,她承受不了压力,心里开始产生逃避心理,等事情忙完,便放松了,所有积蓄在心中的不满全爆发出来了,人便变得有点反常了。刚开始只是喜欢自言自语,想把心里话统统说出来,后来,便无法抵制自己的情绪了。经常胡乱发脾气,一不高兴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话也不吃。说到这里,姑丈拍打着自己的胸膛,痛心疾首地说:“都怪我老糊涂了呀,干嘛担心别人说闲话呢,如果早一点送她进医院,就不会演变到现在这种地步了。”我又安慰了姑丈一番,便告辞了,第二天还要上早班呢。

回到宿舍,我早已疲惫不堪,想起表妹可怜的遭遇,我便心痛,一开始,我是很羡慕表妹的工作的,以为当老师很轻松,假期又多,哪象我,经常要值班,休假的时间少得可怜,搞得现在连个对象也没有,母亲也不知道催了几回了。不过,现在想想,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起码在医院不会发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想着,想着,我便进入了梦乡。

长春哪家癫痫医院较好
陕西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癫痫病医院甘肃哪家好

友情链接:

将功补过网 | 必胜客送外卖吗 | 魔法门花园 | 盗汗的原因及治疗 | 双均线系统 | 顺丰快递接口 | 荣威混合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