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东莞温泉度假村 >> 正文

北大光华教授:今年中国经济内外压力会更大吗?

日期:2019-1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北大光华教授:今年中国经济内外压力会更大吗?

北大光华教授:今年中国经济内外压力会更大吗?

发布时间:2019-02-21 17:14:24 已有: 人阅读

春节之后,国内外的经济数据体现了一些新的趋势:欧盟委员会、英国央行、澳大利亚联储纷纷下调各自2019年预期经济增速;美国公布的2018年12月消费金额增速远低于预期;国内新近公布的1月数据有喜有忧……这些数据对中短期的中国经济而言,有何预示?

·2019美联储加息节奏将放缓,意在收回流动性的缩表动作很可能在年内停止,美国政府减税的拉动效应逐步消失,缺乏进一步财政扩张的空间;其他发达国家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空间也很小。预计未来几年,发达国家的经济前景为低增长、低通胀。

·2019中国稳定增长和就业主要靠优化供给、稳定内需,通过深化改革不断提升国内的经济活力;由于全球央行转向更为宽松,人民币汇率的压力继续减小,中国货币宽松的空间扩大。

·中国经济基本面并不需要央行在当前就考虑降息,市场应对货币政策宽松方式有理性预期,更多关注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

发达国家预期的经济增长,呈现普遍转差的趋势。2月7日欧盟委员会进一步将欧盟27国2019年的预期经济增速从2%下调到1.5%,其中2019年德国经济增速预期被从1.8%下调至1.1%。

英国方面,脱欧过程的不确定性对经济产生了实质影响,英国央行将2019年英国的经济增速预期从1.7%下调至1.2%。澳大利亚联储2月8日将截至2019年6月的年度增长率从3.25%调降至2.5%。

2月14日,美国公布的2018年12月消费金额环比下降1.2%,远低于预期的增加0.2%,税后美联储亚特兰大分行把四季度的增长的估计从2.7%下调到1.5%。

从这些数据透露的信号,再加以对各国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我认为,未来几年发达国家的经济前景为低增长、低通胀。

从美国的财政政策方面来看,据美国金融机构估算特朗普减税在2018年对经济带来了250亿美元的拉动,2019年是400亿美元,到2020年将降到150亿美元。因此,由减税拉动的就业和增长会逐步见顶。

货币政策方面,由于金融市场动荡、经济走势的不确定增强,2019年美联储预期的加息已经放缓,同时,意在收回流动性的缩表动作很可能在年内停止。

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和席勒,以及大多数美国大公司的CFO预计两年内美国会出现一次轻微的衰退。然而,美国政府缺乏回应的手段。美联储的降息空间只有250个基点左右,而特朗普的减税已经提前透支了美国的财政空间。因为2020年是选举年,控制了众议院的党基本不会批准特朗普政府进行财政扩张。

其他发达国家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空间很小,很难有效应对下一次全球经济放缓。在美国之外,其他主要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基本未实现正常化、即政策利率达到显著高于0的水平,如果出现经济衰退,基本没有降息的空间。同时,2008年危机之后各个发达国家的高政府赤字和高国债问题短期内很难逆转,财政扩展的空间有限,同时高额国债还挤压出私人投资和企业融资的空间,反过来影响了增长前景。

基于这些因素,预计未来几年中国经济都将面临高债务、低通胀、低增长的国际宏观环境。那么,中国稳增长、稳就业,就将主要依靠优化供给、稳定内需,通过深化改革不断提升国内的经济活力来实现。同时也应该看到,由于全球央行转向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人民币汇率的压力继续减小,中国货币宽松的空间扩大。

再看看国内的情况,新近公布的1月份数据则有喜有忧:价格数据继续放缓,1月PPI同比0.1%(预期0.3%,前值0.9%),CPI同比1.7%(预期1.9,前值1.9);进出口数据强于预期,进出口总值同比-1.5%(预期-10.2%,前值-7.6),其中出口同比9.1%(预期-3.3%,前值-4.4%)。

货币增速保持稳定,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8.4%(预期8.2%,前值8.1%);同时融资规模大超预期,1月新增32300亿(预期30000亿,前值10800亿),社融46400亿(预期33070亿,前值15898亿)。

国内经济方面, PPI和CPI通胀的下降说明需求方面继续呈现困难,但同时进出口数据以及非周期性的消费也表现了一定的韧劲,过度悲观是不可取的。

目前中国的政策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一是扩大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体现在去年一系列降准和多渠道发力后1月的社融大增,在2019年开局就出现了“稳货币、宽信用”的积极势头;二是积极的财政支持政策,尤其是专项债支持的基建项目持续落地;三是减税,包括了今年1月全面落地的个税改革,以及已经推出和正在筹划推出的几轮企业降税减费。

目前中国经济远非出现断崖式的失速,就业也保持了稳定,预计决策者会观察已经推出的政策组合的效果,经济基本面并不需要央行在当前就考虑降息,因此,市场应对货币政策宽松方式有理性的预期,更多关注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

唐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副教授,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他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2009到2017年在美国的鲍登学院(Bowdoin College)任教并取得终身教职。主要研究方向为宏观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和中国企业战略。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陕西治疗癫痫医院可以通过手术治疗癫痫病吗北京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效果好?

友情链接:

将功补过网 | 必胜客送外卖吗 | 魔法门花园 | 盗汗的原因及治疗 | 双均线系统 | 顺丰快递接口 | 荣威混合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