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军训叠被子 >> 正文

【军警小说】[玉米田里的憨老二]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个夏季的风吹的很安逸,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一个故事,似乎也从来没有过憨老二这个人。--------文~禅香

【八月丰收,酝酿真情】

八月,遍野的玉米田向人们呼唤招手。灿烂的阳光下孕育着又一年丰收的季节。

河溪村,二娃和父亲在田里掰玉米。看到偶尔有黄灿灿的玉米探出小脑袋,二娃笑的很灿烂,很灿烂。连田里的小黄也屁颠屁颠跟在二娃的身后。它的黄毛在阳光下照的发亮。

二娃长的很好看,精灵般的眼睛,圆圆的脸蛋。也是三兄弟里最懂事的一个,也因为懂事,他牺牲了自己的学业帮父母干农活,让大哥和小弟上学。二娃其实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梦秋,只是大家都喜欢叫他二娃。只有兰儿姐喜欢叫他梦秋,她说梦秋很好听。胡兰儿比他大三岁,是他家邻居。

“小黄…”小黄先是回头,愣了一下,兴奋的跑开。它知道,兰儿又来送吃的了…二娃回头,便看到兰儿在远远的地头站着,红花布衬衫映衬着她如白莲般绽放的笑脸。兰儿把带来的糕点给小黄扔一块,它得意洋洋的甩甩它的大黄尾巴。

不一会儿,兰儿便和小黄一起走来。兰儿手里拿着手娟给二娃擦额头冒出的汗。每次二娃可爱的脸蛋便刷的一下红了……

“梦秋,快,这是我和娘做的红豆糕,我带来你和大爷尝尝。”

“谢谢兰儿姐。”

“傻孩子,跟姐姐客气啥…快把大爷叫来先吃再干活儿吧。”

看着十二岁的秋生不是在学校读书,而是每日在田里里作活,胡兰儿便心生疼惜。二娃知道,除了父母,兰儿姐对自己最好。从小他就发誓长大有出息了一定好好报达她…

【小河的约定,等你回来】

十四岁那年,二娃从原来的小树苗渐渐的长成一颗粗壮的大树,也越发的俊郎。弟弟上了初中,哥哥上了高中。唯有自己依旧每天守着家里的一二十亩田地。兰儿姐也上了高中,和哥哥在一所县城的高中。

又到了八月,玉米成熟了。二娃依旧和父亲在田里掰玉米。黄狗依旧兴奋的跟在身后…“小黄…”听到熟悉的声音,小黄的心里一阵惊喜,跑的飞快,见到很久才能见一次的兰儿欣喜的跳起来扑到兰儿身上。二娃也停下了掰玉米,高兴的望向很久未见的兰儿姐……那天兰儿姐同样为二娃擦汗,认真的看着二娃的眼睛说:梦秋,姐等你长大。二娃还小,并不懂什么是爱,只是他知道他喜欢兰儿姐一样的女人,善良纯洁,温柔如水,笑容若花。久日不见便心生想念。‘梦秋,我等你长大’这似乎成了一个美丽的约定,美丽的期盼。每个周末见到兰儿姐似乎成了二娃一个习惯性的期盼。玉米田后的小河是他们约会的地点。

二娃十六岁那年夏天,又是一个周末,二娃早早的同小黄来到玉米田,小河里开满了荷花,荷香四溢漫天,他想着她美丽的容颜。似乎小黄也跟着二娃小主人一同盼望着……盼望着从不远处传来那句喊它名字的声音。

看到熟悉的身影走过来,二娃立马扑过去迎接,他们聊了很多,聊上学的事,聊未来的事。“梦秋,你看今天的小河很美,你看,那朵莲花开的真美。”兰儿用手指着那朵美丽的莲花。却不小心踩到脚下的石子,正要滑下去。左手被另一只大手拉紧,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兰儿姐,我想要保护你一辈子。”兰儿开心的笑着偷偷的吻了他一下额头。那一刻,风儿醉了,花儿也醉了,似乎周围的一切都那么的美妙。连小黄也在身后乖乖的摇着尾巴…

入冬时节,二娃收拾了行李等待和兰儿姐告别,哥哥上高中,弟弟上了初中,家里负担也重了。父母同他商量去远方的上海打工。虽心中有牵挂的人儿,万般不舍,可为了家里,为了许给兰儿姐的一个美好未来,他决心好好的打拼一番。兰儿只是看着他说:我等你回来…掩饰内心的痛与不舍不让眼泪留下来,因为她在他面前一直是个坚强的兰儿姐。

【秋已归来,兰心不在】

在上海,正验证了那句俗话:“没文化,真可怕。”这些发达的现代化科技,是农村出来的娃没见过,也想象不到的。二娃投奔了一个老乡,在一个大工厂里做起了三点一线的生活。当他拿着第一份工资的时候,内心像怀揣了个小兔一样,无比的激动而又喜悦。1860元的血汗钱在手里数了又数…他开始计划要给兰儿姐买一份礼物。那时候流行MP3,听哥们的建议,他立刻花了300元买了一个寄给兰儿姐。

煎熬的思念里度过了大半年,中秋节厂里放了一周的假,二娃便迫不及待的买了回家乡的票。买了一些家里没有的特产,买了两个同样的手机,准备给兰儿姐一个,这样联系起来就方便了。买了火车上挤满了人,这时候二娃异常想念那个梦里的人,甚至很想念家里的小黄。不知道一切还好吗……

回到河溪村的小路上,家乡的气息依旧如昨,甜美的气息扑鼻而来。老远的,他就看到小黄飞快的向自己跑来,刹那间,二娃便泛红了双眼。

只是,小黄的表现异常,他汪汪的叫了两声,又哼了两声,像是很急的样子,二娃不懂,小黄想表达什么。继续向前走着,突然的他就愣下来,停住脚步…眼前的一幕让他不敢去看。小黄大声的叫了两下…前方的两个人便回了头,果真是兰儿姐,而另一个人却是二娃的大哥……“梦秋…你,你…回来了…”兰儿有些激动又有些难过地看着二娃。只是二娃依旧呆呆的愣在那里不说话…二娃大哥开口说:“以后兰儿就是你嫂子了,怎么不说话啊。”二娃听了没说话,唤了小黄一起往家里跑去。

第二天,兰儿找到单独与二娃说话的机会。依旧是从前的那个玉米田后的小河。依旧是美丽的荷花,只是气氛变的如此不美好。“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不是说等我长大吗,不是说等我回来吗?我长大了,我也回来了……而你呢,却成了我的嫂子,多么荒唐……哈哈哈”二娃嘲笑了下自己,手里拿起小石头,一个一个的朝小河里砸去。

“梦秋,对不起,对不起。只是,我肚子里有了你哥的孩子。是你哥强迫我的……”兰儿抱着二娃忍不住大哭起来。二娃知道自己误会了兰儿,原来是大哥做的‘好事’!他心头一恨,便要跑去找大哥质问。却被兰儿拉回来:“梦秋,不要去…如今已经这样了,也只能这样了…大家都装作没发生什么便好,以后,我便是你嫂嫂。”“我爱的人变成了我嫂嫂,我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吗我!?不行,我一定要去找大哥算仗…!”“可是…梦秋,梦秋…不要去啊,梦秋!”兰儿根本拉不住二娃,二娃正在气头上,直奔到大哥那里,兄弟俩闹的不可开交,甚至说了从此不认对方这个兄弟。

最后,一家人都沉默不语。母亲劝说:“二娃啊,事情已经这样,就没有改变的局面了。你就别你大哥再闹了。”父亲在一旁叭瘩叭瘩的抽着老烟袋,沉默不语…二娃心里憋屈的很,从小母亲就只疼大哥和小弟,从来都不顾及自己的感受。

一气之下,便收拾行李要回上海。走之前他把其中一个手机给了父亲。老黄狗好像看出什么端睨一样,恋恋不舍的跟在二娃身后,不肯回家。走到河溪村最后一节小路上,兰儿在身后喊了梦秋。梦秋淡淡回过头说了句:“嫂子,好好照顾自己。”便匆匆上了往县城的车。小黄急的直叫,两眼汪汪,回头可怜疤疤地看着胡兰儿。

当什么倒霉事都赶到一起的时候,就像忽然遇到一堵四面堵实的墙,想走走不出去,想喊也不会有人听到。偏偏就让已经很失落的二娃遇到…到了上海下了车才知道丢了一个小包,而自己辛苦的积蓄也都在里面。这下二娃傻了眼,这个世界真是什么人都有。他恨透了…下了车,没有了一切…该何去何从…一切都没了着落,家也没脸回去了。

【小河的约定,你懂我懂】

谁都不知道二娃在上海做了收废品的行业。(当然,这也是当初实在无奈靠捡废品维持生活开始的。)收废品,虽然脏点累点却也有了不少的收入。家里人也联系不到他,没有了兰儿姐,没有了当初的约定,二娃对爱情也没有了任何的期盼。后来,他认识了一个叫春艳的美丽女人,她的笑比胡兰儿妩媚的多了。只是春艳她说她没有姓,没有家,二娃便收留了她。她从不提起她的过去,二娃也从不过问,因为他对她没有爱,因为他心里始终藏了一个人。

一天,二娃带春艳去商品市场买衣服,巧遇了在上海打工的同乡表叔。虽有几年没见面,却一眼就认出了二娃。便一起去了附近的小饭馆吃饭,表叔说了很多家乡发生的事,说大哥同兰儿生了个儿子,还说…二娃的母亲生病了,挺严重的。临走时表叔把二娃爸的电话号码给了二娃……

二娃拿着手机,几次犹豫不敢拨出号码。按了几次都又挂掉…最后终于带着沉重的心情拨出…是父亲接的…二娃的眼泪唰的就流下了,父亲的声音明显的苍老了许多:“喂,谁啊,怎么不说话啊…”“爸,我,我是二娃…”“二娃……”接下来是电话两头的抽泣。第二天二娃便带着春艳赶回了老家…因为再晚一步,可能就再也看不到母亲了…毕竟是血肉之情啊!

可是依然晚了一步,离家里不远处,老黄狗就来迎接他,小黄不如以前灵活了,却依旧亲切,是啊,几年没见,小黄也一如即往的思念着它的二娃主人。可是他接着就听到了哭声…二娃内心忽的悲痛一下,直往家里奔:“妈…妈…我是二娃,妈,我回家了…”只可惜,再也喊不醒了…只剩下满屋子的哭喊声。

丧事办完后,二娃才仔细看了眼前的嫂嫂,内心又是一股生痛,她身旁多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有一瞬间二娃的思绪里闪过这样的念头:若是这孩子是自己与兰儿姐的多好!念头闪过后,满眼又生恨意与疼惜,兰儿姐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兰儿姐了,而是一个做母亲的人了。胡兰儿与二娃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表情复杂,却立刻想去掩饰,她轻推了一下孩子说:“小宝,这是你二叔…快去叫!”小宝很可爱也很调皮的叫了声二叔。这时春艳也走过来说了声嫂嫂好。二娃却愣着不介绍春艳是他的女友,只是愣愣的看着兰儿,直到春艳喊了她一声他才反映过来。春艳似乎反应到了什么,看了一眼兰儿,眼里闪现了一丝的嫉妒。

二娃这次决定在家里住一段点,陪陪父亲。父亲说把二娃和春艳的婚事先办了,二娃不同意说太早。说先回上海,把那里的东西处理好就回家长住一段时间。

「上海」二娃回到一切办理妥当。收拾完东西准备第二天返回家乡。一大早醒来,却发现春艳不见了。他急忙翻开包裹…果然钱同存折都不见了…这对于二娃,简直就是晴天劈雳!最后才看到桌子上留了个字条:不用找我了,我已经离开上海了回老家了,你也真够傻的,我说我没家你也真的相信。下次记得长个心眼!念你还算善良给你留了回家的车费在抽屉里。——春艳。

二娃傻了眼,原来自己真的是傻子!让一个陌生女人骗光了四年日日辛苦攒来的财产…二娃这次是哭笑不得,甚至麻木了!

「河溪村」

一无所有的二娃返回家乡,母亲也不在了,家里只有自己和父亲,还有老黄狗…二娃被骗的事迹很快传遍了整个村。从此二娃落了一个新外号:憨老二。

二娃从此寡言少语,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憨老二。每日同父亲下田地干活,似乎回到了小时候的时光,只是少了一份天真的快乐…如今二娃对一切都没了感觉,也不哭,也不笑,就如同一个木头人。小黄也不如从前一样欢快了,似乎同二娃一起忧伤起来…

日复一日,偶尔兰儿会从家里端过来饭菜给二娃和父亲送去,只是二娃不肯吃,他宁愿吃着白水面条。兰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无从劝说。终于有一日趁二娃大哥不在,她去田地里找了二娃。他们来到从前的那条河边,老黄安静的跟在身后,二娃一句话不说。空气恨沉重,忽然,兰儿上前抱住二娃:“梦秋,我真的不想看到你这样,我希望你过的比我幸福。你知道吗,你离开的那几年我有多么想你,我能跟谁说…我喜欢你,从你还小的时候就喜欢你,你知道的,我想嫁的人一直是你。可是却老天给我开这样的玩笑,我没办法忘掉,喜欢一个人怎么那么容易就忘记。我…”兰儿泪流不止。二娃突然转身也抱住她,疯狂的吻向兰儿…事情总是比想象中的要糟糕,身后二娃的大哥已气冲冲的走过来,给了二娃一拳头,然后很强硬的拉着兰儿往家走。(村里的小王不小心看到二娃和兰儿,告诉了二娃大哥。)

这次胡兰儿被狠狠的打了一顿,皮鞭将她瘦弱的身体抽的满身血迹。血腥味散发在夏夜里,夜,很安静,很安静,这夏夜似乎如很多年前一样,可是事实却是一切都变了。第二天,村里路过的人们在那条小河里发现了胡兰儿的尸体……就是在昨夜,她自杀了,跳进这满河荷花的河水里,水不深,但足够淹死一个想死的人……

【荷花依然,你不在我亦不在】

又是一个丰收的秋季,玉米田里的玉米排着整齐的队伍。二娃同父亲一起掰着玉米。天气很热,要时不时地喝水。老黄也躺在田间睡着了。他并不知道老黄不是在睡觉,而是已经死了…

二娃唤了几声小黄,却不见小黄跑来,他跑过去才知道…突然,他抱着死去的老黄朝河边走去,跳了进去…

荷花依然美丽,依然清香,把风儿弄醉了,阳光很刺眼,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乎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模样。【完】

癫痫病复发的病因都有哪些
成人癫痫的病因有哪些
癫痫有没有后遗症呢

友情链接:

将功补过网 | 必胜客送外卖吗 | 魔法门花园 | 盗汗的原因及治疗 | 双均线系统 | 顺丰快递接口 | 荣威混合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