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昆山健身房团购 >> 正文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

4年来,陆士兰辗转于各家医院,蜷缩在病房内一张窄窄的长椅上过夜,悉心照料大她2岁的“植物人”丈夫——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日前,在市中医院住院大楼9层的一间病房内,记者见到了63岁的陆士兰和她的“植物人”丈夫马小皇。病床上,65岁的马小皇带着鼻饲,静静地躺着。一旁,陆士兰为他轻轻按摩双臂,满目柔情。在市中医院住了两年,陆士兰对待马小皇的那份贴心感动了所有的医护人员。

“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共同生活了一辈子,我得守着他。”陆士兰淡然地说。1972年,19岁的陆士兰与马小皇结识,并牵手走进婚姻。年轻时,陆士兰在久隆乡中心小学教体育,后又至海门校办厂担任会计,马小皇则跑供销。随着独生子渐渐长大,结婚生子,陆士兰和马小皇也在岁月里晃荡成了老人。

2011年11月12日,平静的生活被打破,马小皇骑着电动自行车载人晚归,途中一个急刹,车后座的人一头撞向马小皇颈部,导致马小皇本就增生的颈椎直接断裂。当晚,马小皇在市中医院接受检查后,被紧急转往南通附院。虽然命救了回来,但他全身瘫痪,再也站不起来了。这对于陆士兰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她没有就此放弃,而是通过上海的亲朋将马小皇转入上海长征医院进行手术。手术很成功,2012年4月2日,马小皇回到了市中医院进行康复训练。

从马小皇慢慢站立,到蹒跚学步,陆士兰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心力。起初,陆士兰将马小皇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撑起他160多斤的身躯,一点点缓慢移动。每走一小步,陆士兰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康复训练是枯燥而艰辛的,经历了如此重大变故的马小皇已然不能承受,心里不舒坦了,他便向着身旁的陆士武汉看癫痫的医院哪里作用好兰发脾气。陆士兰体恤丈夫,总笑呵呵地不放在心上,照样对马小皇悉心照料,牵着他的手进行康复训练。

然而,一个月后,马小皇又摔跤了。“当时我只听见咚的一声,一回头,他已经倒在了地上。”陆士兰说,这重重的一摔彻底把她拉进了黑暗。马小皇成了“植物人”,一睡就是三年多。2013年10月4日,待马小皇病情稳定后,陆士兰带着他住进了市中医院继续治疗。

因为儿子已定居湖北,陆士兰一人扛起了照顾丈夫的重担。每天早晨5点,陆士兰便早早起床,为马小皇洗漱、擦身,然后在医院准备早饭。马小皇只能吃流食,陆士兰在饮食上格外当心:早晨煮一个鸡蛋,把3颗大枣、25粒花生米、30克百合、红豆及血糯米混合熬一碗粥;中午将精肉、蔬菜用料理机细细打碎;晚上则是一块三文鱼。每天,陆士兰还会给马小皇喂2次水果,补充维生素。“这些食谱是我慢慢琢磨出来的,各方面营养都兼顾得到。”陆士兰说道。虽然马小皇已没了意识,但陆士兰还是央护工将他抱上轮椅,坚持武汉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专业每天上午推他出去转转。因为马小皇常出现电解质混乱的情况,夜里,陆士兰也不得安生,要起身3次,给丈夫喂点盐开水。

对丈夫如此悉心,陆士兰却从不将自己放在上心。为了守护丈夫,整整4年,陆士兰没有回过一次家,甚至春节也是在医院里度过的。病房内,一张窄窄的长椅成了陆士兰睡觉的床。随便铺床被子,凑合着就过了一晚。而陆士兰已经凑合了1400多天。因为医院里做饭不方便,陆士兰很少为自己买菜、做饭,什么都紧着丈夫。同病房的病人家属、住在汇龙镇的亲朋看不过眼,时常给她送些煮好的荤菜。对于这些点滴的帮助,陆士兰感怀在心。

在陆士兰精心的照料下,近一年,马小皇渐渐有了意识,身体不舒服时能发出“哼哼”声了。“儿子在外面谋武汉看羊癫疯那个医院生不易,孙子在美国读书,他们很孝顺,每年都会抽空回来几次探望我们。”陆士兰说,她独自一人照顾丈夫并不觉得苦,因为她相信总有一天,丈夫能醒过来。

本报记者   刘吟菊   通讯员   姚宇

图为劳累后的陆士兰伏在马小皇的床头小憩。 郁卫兵摄

 

石家庄哪里有医治癫痫的医院?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将功补过网 | 必胜客送外卖吗 | 魔法门花园 | 盗汗的原因及治疗 | 双均线系统 | 顺丰快递接口 | 荣威混合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