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你是我的幸福吗 >> 正文

【江南】心如蝶舞(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初遇蝶舞

九月的校园,阳光依然如夏日那么灼热,透过斑驳的枝桠,娇艳的黄花清晰可见。极目望去,整个校园都被绿树黄花团团包住,看在眼里,有说不出的迷人。

蝶舞就是在个时候步入这个美丽的校园的。蝶舞,今年十八,正是爱做梦的年纪。一脸白晳的她,留了一头可爱的蘑菇头,看上去就像十五六岁一样,青春飞扬。一张可爱的小圆脸,黑宝石般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仿佛蝴蝶一样。俏皮的小鼻子下面,是一张性感的小嘴。每个看见蝶舞的人都会立即喜欢上她,喜欢她的天真烂漫。

其实,外表开朗大方的蝶舞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私底下,她更喜欢安安静静地看书,做一个乖巧的文艺女青年。长这么大,蝶舞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看书。不管什么时候,你遇到她时,总会碰到她手捧一本书,埋首阅读。时而坐在校园哪个角落的石椅上,时而坐在灯光明亮的教室里,就连在食堂吃饭时,你也会无意间发现,她面前的饭盒是空的,她还在津津有味地看着书呢,也不知道吃完了没?

每次吃完饭后,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往外挤,想要跑到操场上尽情地玩耍,放松自己一天紧绷的神经。惟有蝶舞,还是那么不疾不慢,静静地坐在长椅上看着自己的书。直到食堂的阿姨要打扫卫生了,她才匆匆离开食堂,往宿舍走去。

时间一久,这个独来独往的女孩子便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最先注意到蝶舞的是比她年长一岁的杨逸臣,他是大二政法系的学生。杨逸臣身高一米七五,长得很帅,是属于特别招人喜欢的阳光男孩子。由于经常打篮球的关系,他的身体特别棒。每次学校的社团举行篮球邀请赛,他都是赛场上最耀眼的星辰。杨逸臣也是个酷爱读书的人,他家境贫寒,自幼就受到严格的家教,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找份理想的工作。正是这份信念支撑着他苦苦挨过了三年高中,轻松地来到了这所名牌大学就读。

读书期间,不能谈恋爱。这是他对自己订下的约定。为了不辜负家人对自己的厚望,杨逸臣这几年可是拒绝了不少优秀的女孩子。哪怕是自己有一点点动心,他都不允许。越是自己有好感的女孩子,他都是对人家冷冰冰。正是由于他经常拒人于千里之外,才会吓跑了不少年轻漂亮的学妹。他倒也乐得轻松自在,不再为身边多出来的吱吱喳喳而烦恼。

这一天,杨逸臣下课后,依然像平时一样等大家都离开了教室,他才慢慢收拾书包,一个人走出教室,前往食堂。他不像别人一样,还没下课,心就飞到了教室外。在课堂上,他可是争分夺秒,恨不得把老师讲的课全部塞进脑海里。每次下课后,他总要把课堂笔记再梳理一下,才肯放下课本。

等他到达食堂时,果然不出他所料,食堂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当然,也没有什么菜了。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心疼他的卖菜阿姨,总会悄悄地帮他留菜。他去的时候虽然不早,却总能吃到自己爱吃的菜。

“小杨,今天又这么晚啊?”一脸和气的胖阿姨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

“是呀,刘阿姨,今天忙着做笔记呢!”杨逸臣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勺,低着头说,一边从口袋里掏钱,“帮我打一份10元的快餐。”

“好,这就来,一切照旧。”早就熟悉杨逸臣喜好的食堂阿姨,马上就把饭端上来了。

杨逸臣端着打好的饭菜,四处寻找合适的位置。突然,他的视线被一幅美好的画面吸引住了。一个可爱的小脑袋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餐桌上的书呢!这已经不知道是杨逸臣第几回看到这样相似的画面了。今天,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他快步走过去,迅速坐下来。

“请问,这里有人吗?”杨逸臣明知故问,提了提嗓子,很有礼貌地问道。谁知他等了片刻后,对面却没有反应。

“喂,我说这位同学,请问这里有人吗?”他又加大了嗓门,这下可把沉浸在书海里的蝶舞叫醒了。

(二)倾心蝶舞

蝶舞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惊住了,她抬起脑袋,莫名其妙地打量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

沉默了片刻,她才反应过来:“请问,你在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杨逸臣原来是火冒三丈的,以为自己被无视了,现在看到这小学妹的无辜状,倒显得自己很凶悍了。他的气势慢慢收了下来,恢复原来的一派斯文。

“我是问这里有人坐吗?”

“这像有人坐吗?”蝶舞真的搞不清状况,明明自己旁边没人坐,怎么还有人这样问呢?

“没人坐,我就坐了。你继续!”杨逸臣强忍住自己的笑意,一骨碌坐了下去,便开始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了。

蝶舞此时已经把那本《两个人的时光》看完了,她正想起身,突然看到眼前的男生一边吃一边偷偷看着他。她觉得有点不对劲,便坐着不动,慢慢地合上了书。

杨逸臣看到自己的偷窥被发现了,倒也不害怕,反而光明正地打量起眼前的女孩。

“好有个性的脸!好青春的脸!”他在心里连连赞叹,脸上却不露声色。

“请问你是哪个系的呀?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呢?”蝶舞把杨逸臣上下瞧了一遍,感觉很陌生。

“我是政法系的,我也不认识你呀,能否请教你的芳名呢?”杨逸臣在蝶舞观察他的时候,三下五除二地把饭解决完了。

“我叫林蝶舞,今年文学系的新生。”蝶舞落落大方地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叫我杨逸臣吧!我是政法系二年级学生。”杨逸臣一改常态,主动地自报家门。

互相介绍完,两人好像拉近了距离。蝶舞一听眼前这位是自己的学长,心里可乐坏了,她正愁自己人生地不熟呢。

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午自修的时间到了。“惨了,今天没午休了!”蝶舞一听到上课铃响起来,便拿起书本急急往外走。

“别急,等等我嘛!”杨逸臣看见蝶舞离开了,也拿起自己的书,迅速跟上去。

等他走出食堂时,早就不见蝶舞的身影了。望着眼前一片空白的小路,杨逸臣怅然地走回教室。

坐在教室里,他心乱如麻,一直在想,刚才为什么没有打听蝶舞的班级,没有问她的电话呢?杨逸臣此时早已忘记了自己进大学前的誓言,满心期待着与蝶舞的再一次相逢。

缘份,这两个字,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你越是抗拒它,它就越是如影随形。蝶舞并不知道这次的匆匆见面,自己竟然会在杨逸臣心里投下了一湖涟漪。她还是像以前那样如痴如醉地捧着书看,追着图书馆跑,把自己所有的课余时间都泡在了图书馆。

杨逸臣为了再遇蝶舞,一改往常习惯,每天下课铃一响,便往食堂跑,原本指望在食堂中能够巧遇蝶舞,没想到,却屡屡落空。而蝶舞倒是记得他是很晚才去的食堂,因而也改变了自己提前去食堂报到的习惯。每次都等人家吃完了再去,本想再找学长叙叙旧,拉近距离,没想到,却一次也没遇上。时间久了,她也就放弃了。

谁也说不清发生在两个人身上的是什么?两个素昧平生的人,只因匆匆一面,便彼此上了心,留下好感,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呢?如果在以前,有人问杨逸臣是不是在等一个“一见钟情”的女孩呢?他肯定会立刻加以否认。他向来不相信缘份这东西,只是,现在发生在他身上的又是什么呢?恐怕他自己也无法解释清楚。他只知道,时间越久,他脑海里的蝶舞就更鲜明,好像要从他心里跳出来似的。

(三)蝶舞恋臣

蝶舞,一个热爱生活的女孩。她的生活非常简单,每天除了上课就是看书,似乎没有其他爱好了。她每天最常做的事,就是睁大双眼,认真地欣赏着校园里的一切。她最爱去的地方,除了图书馆,还有校园里的生物园。

每次路过生物园时,她总会放慢脚步,站在园子的窗口,静静地观看园里的各种花卉。当她看到成双成对的彩蝶在盛开的花瓣上翩翩起舞时,她就会露出甜甜的笑脸。

“蝶儿,蝶儿,是谁吸引了你的舞步?蝶舞,蝶舞,是谁导演了这出戏?”蝶舞总爱对着蝴蝶喃喃自语,仿佛那只翩跹的蝴蝶就是她自己。是否每个痴爱文学的女子都会像她这么敏感呢?对蝶舞来说,眼里可容下的并不多,扣除她最钟爱的书本外,恐怕也只有这一花一草,一树一叶能够吸引她的注意力了。

说来也奇怪,蝶舞平时并不是那种见到帅哥就会尖叫的花痴女子。但是,上次与杨逸臣的初次相逢,她却是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她原以为自己很快就可以再见到这个阳光帅气的学长,却没想到这一隔就是好几个月。

时间如梭,飞快而逝。转眼间,蝶舞进入大学已经快一个学期了。新年很快就要到了,为了迎接今年的新生,学生会的精英们可是绞尽了脑汁,想方设法要搞点与众不同的新花样来。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划,这帮天生爱热闹的学长们终于把迎新晚会准备完毕。

蝶舞作为班上的一名班委,理所当然被大家推选为新生代表,要上台致新年贺词。为了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蝶舞可是做足了功课。该以怎样的形式出场?该以什么方式进行演讲呢?经过一番充分的准备,蝶舞觉得万无一失了,才放下心头的石头,继续往图书馆钻。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新年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很快地,就到了2016年的元旦。这一天,文川大学的校园里,到处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汽球,每间教室都布置得喜气洋洋。可容纳两千多人的多功能梯形教室早已经坐满了人。

蝶舞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的长裙,上衣是乳白色的荷叶袖雪纺衫。经过几个月的大学生活,她已经渐渐脱去了稚气,也学着学姐们留起了长发,并且穿起了高跟鞋。她梳着公主头,两条细细的小辫子精致的绑在她圆圆的后脑勺上,额头前面系上一条镶水钻的项链,远远看去,活脱脱一个白雪公主的模样。

她安排在倒数第二个出场,前面分别是学校领导,学生会的学长们轮流上台致欢迎辞。今天讲话的老师都很识相,不敢长篇大论,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过去了。反而是几个学长,鬼主意真多,有意捉弄新生,在上面故意提好几个问题来为难新生。蝶舞坐在第二排,早就紧张得双脚直发抖。她原以为自己准备得够充分了,没想到看到现场这么多人,她竟然开始怯场了。

等到主持人宣布接下来有请一年级新生代表文学系的林蝶舞上台讲话时,蝶舞整个人都傻掉了,她脑袋一片空白,也不敢上台,呆呆地坐在座位上。直到主持人又重新宣布了一遍,蝶舞才醒过来。她慢慢地站起来,缓缓地往舞台走去。这时,旁边有人悄悄塞了一张纸条给她。蝶舞趁着走路的工夫,赶紧低头偷瞄了一下:别紧张,相信自己,你一定能行!看到这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蝶舞终于回过神来了。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大家好,我是文学院2015级的新生,我叫林蝶舞,森林里一只爱跳舞的蝴蝶……”蝶舞这别出心裁的开场白,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视线。“轻轻地,我来了,带着所有的梦想,我来到了你的怀抱……”一番诗意而浪漫的介绍更是让观众们大开眼界。于是,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些掌声立刻消除了蝶舞内心的紧张,她开始进入状态,镇定自若地按着预先准备的台词演讲起来。

后来,蝶舞是怎么下台的,她已经记不清楚了。她只记得,在自己最紧张的时候,有人递给了自己一张纸条,帮助自己树立起自信心。究竟是谁呢?蝶舞一回到座位下,便马上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条来,她细细地看了看,在纸条的下面发现了一个签名:杨逸臣。这意外的发现,让她心湖荡漾,她不禁四处张望,想要寻找那熟悉的身影,可却怎么也找不到。

“亲爱的学弟学妹们,欢迎你们加入文川大学这个温馨舒适的大家庭……”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时,蝶舞心头一跳,她慢慢抬起头,这才发现:最后一个上台的竟然是自己牵挂已久的杨逸臣。台上的杨逸臣似乎也感受到了蝶舞的目光,他朝着蝶舞的方向微笑了一下,接下去说:感谢刚才这位漂亮的新生代表,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

两个人目光在空中交集的瞬间,心蝶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学长。她的心随着杨逸臣的说话声起伏,她的脸在灯光下泛红。蝶舞迅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却发现自己的大脑早已经不听使唤,眼睛不知不觉地又往舞台上飘过去。可是,却再也看不到杨逸臣的人影了。

“嗨,我们终于又见面了!”谁知等她转过脸时,却发现那张期待的脸竟然奇迹般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蝶舞对着杨逸臣那率真开朗的脸羞怯地笑了。

(四)蝶恋生变

爱,只有一个字,说着简单,爱着却很难。正如蔡幸娟《相爱容易相处难》歌里唱的:难道真的相爱容易相处难,就像多情的人总是多受伤……谁也不会想到,那么珍贵的爱情却禁不起现实的考验。

自从在迎新晚会上再次相逢后,蝶舞与杨逸臣再也关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在杨逸臣的主动追求下,蝶舞半推半就地接受了,两个人迅速确立了恋爱关系。

在大学里,最不缺乏的就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杨逸臣自从爱上了蝶舞,就天天往文学院跑。没课的时候就跑到蝶舞教室外面等她。两个人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图书馆看书,别提有多甜蜜了。时间一久,大家都知道了这个秘密。杨逸臣找到女朋友的消息一传开,那些心事落空的女孩子,都很好奇这个书呆子会选择什么样的女朋友?她们几个人聚焦在一起,想要找蝶舞的麻烦。没想到,杨逸臣粘蝶舞粘得特别厉害,简直就是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她们根本没有找碴的机会。

南宁治疗小儿癫痫
小儿癫痫的病因复杂
原发性癫痫的早期症状

友情链接:

将功补过网 | 必胜客送外卖吗 | 魔法门花园 | 盗汗的原因及治疗 | 双均线系统 | 顺丰快递接口 | 荣威混合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