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你最近还好吗伴奏 >> 正文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 第30发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 第30发

魔腾慢慢说道。

“又是一个让人心怦怦直跳的夜晚啊,吉格斯。”
一个戴着飞行员帽的约德尔人趴在那草丛里。一旁,是抱着那圆形炸弹的吉格斯。
“啊哈,当然,这比在那个工棚里修飞机要有趣多了。”吉格斯挑挑眉毛道。
他们埋伏在草丛里,在山坡上看着远处那对围坐在篝火前的队伍。
“他们肯定有油!”库奇摸摸胡子。
“看看这群奇装异服的家伙。”吉格斯拿出望远镜看去。
那挥动着黑色翅翼的女人,正坐在一个妩媚的长发女人的旁边,面露微笑。
“有鸟人!库奇,快看看!”吉格斯把望远镜递给库奇。
“哟,还真有。”库奇拿过望远镜一看,惊讶道。
“我当飞行员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长着翅膀的女人啊。”
“快,我忍不住了,我内心的那颗侠盗之心在蠢蠢欲动!”吉格斯大叫道。
“油!油!油!还等什么呢!”库奇扔掉望远镜,与吉格斯对着拍了手。
“没错,伙计,我们要大干一把!”吉格斯手舞足蹈。
“疯狂之夜的派对,开始喽!”

莫甘娜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希维尔。
“你好啊。”她轻挑细眉,眼神意味。
希维尔看着她,面容平静。
莫甘娜看了看一旁闭着眼睛休息的弗拉基米尔。
“他睡着了。”莫甘娜轻声说道。
希维尔想起来,却被莫甘娜霸道的用手按住肩膀,被推到一边的草丛里。
诺克萨斯的众人都无动于衷反而,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围观表情。
“没有了乐芙兰,就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了么。”德莱文哼了哼,咬了口手里的烤肉。
“真是个滥情的女人,乐芙兰都不及她。”
“小声点。”斯维因敲了敲拐杖。
德莱文有些不服气,但是,一想到那女人的可怕能力,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泽拉斯坐在那能量宝座上,休息。
经过这一天的休整和调息,他的力量开始渐渐的恢复过来,身上的黑色气息,愈发的盛了。
但是,力量慢慢的恢复,内心的仇恨,也慢慢的变大。
草丛里。
那黑色翅翼遮挡住了头顶的月光。
莫甘娜欣赏着身下那多姿的女人身体,微笑。
“你真美。”她抚摸着希维尔的脸,说道

莫甘娜俯下身,在希维尔的耳边轻轻吹气。
两具性感的身躯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副极度诱惑的画面。
“你很了不起。”莫甘娜在那耳边轻轻低语。
“意志力,在我见过的人类之中,算是很不错的了。”
听到这句话的希维尔,那平静的脸上,竟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又恢复常态。
莫甘娜动情的吻着希维尔的脖颈,随后,双手游走而上,抚摸,让那女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气喘吁吁。
“这里,被我释放了隔绝的魔法。”莫甘娜说道。
“我早就知道了。”莫甘娜看了与她对视的女人。
“弗拉基米尔的控制魔法,一开始,是控制了你。”她摸了摸希维尔手臂上的一个血色符文,然后,一把抹掉。
“这是你自己涂上去的吧,是为了什么,你只不过是一个凡人...”
话未说完,只见,希维尔的神色闪过一丝悲哀,她竟苦笑了一下。
“我恨他。”
她将莫甘娜反身压在了下面,然后,将手,放在了裸露肩膀上的黑色吊带上。
轻轻脱下。
“替我...保密。”
她竟不顾莫甘娜那有些讶异的眼神,强行的,吻在了莫甘娜的唇上。
“我..会满足你.”

就在希维尔要替莫甘娜脱去那黑色的羽衣时。
“呀吼!”
一个奇怪的叫声从远处响起。
伴随的,是惊天动地的爆炸武汉治疗癫痫病的重点医院有哪些声。
莫甘娜眼神变得锐利,她推开希维尔,起身,撤掉了保护屏障。
诺克萨斯的一行人,被迫退到了后面。
“什么东西?”德莱厄斯皱眉。
那原本是篝火的地面,,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爆炸留下的坑。
一个手握炸弹的约德尔人,正站在深坑的中心,摆出了一个自以为迷人的姿势。
“我们可不是东西,仔细的看清楚了。”吉格斯挑挑眉毛,跳出了坑里。
“啊哈!”库奇从一棵树上落下,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机枪。
气氛,刹那间,变得十分诡异起来。

看着四周渐渐走过来的人。
两个约德尔人却没有一丝的害怕感,而是,人来疯。
“嘿!库奇,看看,这个家伙。”吉格斯指着弗拉基米尔失笑道。
“这身装扮未免也太丑了。”库奇抖抖眉毛。
“他就是个丑八怪,约德尔人比他好看的多!”
“他们是谁?”
弗拉基米尔耸耸肩,问道。
“快看!还有个全身带着灯的笨蛋,哦,不对,我看错了。”吉格斯扶扶眼镜。
库奇对着泽拉斯比比划划。
“是个发光体,居然还会有这种东西,就像只巨大的萤火虫。”他嘿嘿笑道。
泽拉斯没吭声,但是,手上已经开始凝聚那毁灭一切的力量。
莫甘娜走出草丛,皱了皱眉,很显然,被打断的心情,很不好。
“听着,鸟人,你是这的头吧。”库奇拿着枪对着莫甘娜说道。
“我们要油,懂吗,鸟人,拿出你们值钱的玩意,我们就放你们一马。”
“对,没错!鸟人,我们没有耐心!”

莫甘娜没吭声。
“嘿,鸟人,没听见么。”吉格斯指着莫甘娜道。
“是约德尔人。”斯维因沉声道:“这些小丑一样的生物居然也来到这个岛上了么。”
“说谁小丑呢?”库奇吹了吹胡子。
“你,你你..你这个死老头。”
话未说完,只见一只乌鸦飞了过来,那乌鸦的眼中射出一道黑色的死光,库奇大叫一声,连忙扔掉手里的机枪,拔腿就跑。
德莱厄斯冲上前来,甩出巨斧,劈向了还待在原地的吉格斯。
只见那吉格斯嘿嘿一笑,那脚下忽然发出一声沉闷的爆破声,然后,他被这爆炸的冲击波震飞,直线型的向后飞去。
吉格斯一把拉住跑动着的库奇,他们飞进密林里,穿过一个个草丛,撞到了一棵树上。
“该死,吉格斯,混蛋,这就是你的战术?”库奇捂了捂头。
“这是意外,意外。”吉格斯扶了扶眼镜:“正好,距离把握的丝毫不差..就是..哎呦!我的腰!”
他摸着腰,来回扭动,对库奇说道:“这叫做探虚实,根据我刚才的观察,那个长着翅膀的鸟人和那个荧光灯管应该都比较难缠,另外的人都是几个高爆弹的事。”
“没看见吗。”吉格斯扶起库奇:“刚才我们站立的位置,都被一股魔法腐蚀了,看起来是那个鸟人干的,幸好发现的及时啊。”
“是么,看起来,很幸运的躲过一劫了么。”
“当然,我可是伟大的吉格斯。”
吉格斯对库奇笑笑。
“没想到你这个老混蛋居然也会夸人。”
“胡说。”库奇瞪了瞪他:“从刚才就一直是你唧唧喳喳个没完,我什么时候夸过你。”
“嘿,你可别不承...”吉格斯还想说话,忽然,他像是看到了什么,笑容顿时凝固下来。
“老天。”
只见,他们身后站着的,却是那面带微笑的莫甘娜。

乐芙兰看着面前的女人。
上天给予她一个戏剧的相遇,就在她脱离了那个让她感到生不如死的女人的手掌心后。
“乐芙兰?”
没想到,眼前的女人,居然还认得自己的名字。
“锐雯。。”乐芙兰看了看锐雯身后的那个小女巫,竟有了一丝欣慰。
“你不是和那些人在一起么。”锐雯有些警惕,她抽出断刃,看着面前那个面容有些疲惫的女人。
她很清楚乐芙兰的性格,这个黑暗玫瑰的主宰者,在诺克萨斯军部的时候,便已经了解过这女人的手段了。
“呵。”乐芙兰苦笑了一下。
“我离开他们了,因为某些原因。”
“某些原因?”锐雯还是不怎么相信,她护着身后的璐璐,环顾了下四周。
“乐芙兰,我应该相信你么,一个依靠欺骗和出卖自己身体而借机上位的女人。”
锐雯的断刃上已经蓄满了符文的能量。
“他们,是在某个地方埋伏着么,斯维因的计谋,我很清楚。”
“你可以不信,这是你的自由。”乐芙兰看着璐璐,说道。
萨克靠着一旁的树上,听着面前两个女人的对话,面无表情。

乐芙兰扔掉了手里的法杖。
“是你救走了璐璐?当时我并不在场,你是怎么知道,我和他们在一起的。”
乐芙兰问道。
“没有,小丑看的清清楚楚,周围没有人,这个小姐是独身一人过来的。”
身后的萨克忽然说道。
锐雯见萨克也这么说,她看着乐芙兰扔掉了武器,悬着的心有些放下,但还是有些警惕。
“我根据地面的痕迹,追寻了几天,那独有的玫瑰高跟,只有黑暗玫武汉看羊角风上哪家医院好瑰的主人才会穿戴。”
“我还以为你死了。”乐芙兰说道:“那一次战争结束,我看到那死亡名单上有你的名字...”
“我已经死了。”锐雯说道。“我不想再去当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机器...战争真的太无情了。”
这时,她又自嘲的笑笑。
“呵,和你说,又有什么用...你不会明白的。”
“我是不明白。”乐芙兰走了过去。
“停下。”锐雯用断刃指向了走过来的女人。
“对于你,我不会留情面。”
这时,那女人,听到锐雯发出的警告,停下了脚步,却只是淡然的一笑。

“不要。”
璐璐扯了扯锐雯的裙子。
“她..她对我很好..”璐璐看了看乐芙兰,小声道:“我被困的时候,只有她..”
黑龙江哪个医院的羊羔疯好28272a;" />“璐璐,你不明白的。”锐雯看了看乐芙兰。
“她绝不是什么好人,死在她手里的人,不知有多多少少,她接近你,一定是有什么企图。”
“不是的。”璐璐有些犹豫,她看着那个用期盼眼神望着自己的乐芙兰。
璐璐明白,什么人对她好,什么人对她坏。
“我只有一个请求。”乐芙兰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璐璐的身上挪开。
每次看到那娇小的身影,就会禁不住的想起以前的事情,还有..
那临走时的最后一眼,那楚楚可怜的模样,都想永远的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丝的伤害。
真的好像。
“我想留下来照顾她。”乐芙兰说道。
“不行。”锐雯坚决的否定,让乐芙兰皱了皱眉。
“萨克,和璐璐走的远些。”
“好的,会走的远些的。”萨克咧嘴笑笑,眼里闪过一丝阴霾,他走到璐璐身边,拉住璐璐的手,退后。
“没有商量的余地?”乐芙兰的眼神变得有些冷峻。
“没什么好商量的,你接近璐璐,是抱着好意的么。”锐雯冷冷道:“诺克萨斯的人,没有一个,是值得相信的。”
“哼。”乐芙兰挥手,那法杖从地面浮起,被她握在了手里。
“别忘了。”乐芙兰看着那断刃神兵。
“黑水晶里的魔法,是黑暗玫瑰提炼出来的,没有我,你也不会有这把武器。”
“但我比你更加了解它。”锐雯的身上闪出那绿色的斗气:“从它断掉的那天起,它便不再属于诺克萨斯,不属于任何人。”她说着,手上的断刃神兵发出鸣声,那断开的地方,幻化出了新的剑身。
“我终将重铸它...这也是,我的宿命。”

艾尼维亚睁开眼睛。
那巨魔族的战士,仍然守护在石柱边未曾离开。
“你醒了?”那巨魔转身,望了望这个脱俗的女子。
“嗯。”艾尼维亚似乎有些力不从心,她的嘴唇有些干,脸上呈现出一阵虚脱的状态。
“你的身体快坚持不住了。”巨魔说道:“你不是说,会有人来救你的么,他们都在哪里?”
“会来的...”艾尼维亚笑了笑。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我希望能够记住你,魔力的流失,让我能够醒来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巨魔看了看艾尼维亚那认真的模样。
“好吧,我叫特朗德尔。”
“我记住了。”艾尼维亚微笑,这时,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笑容淡去。
“怎么了?”那巨魔的战士看出了艾尼维亚的反常。
“你走吧,特朗德尔。”她看着眼前的那丑陋的巨魔,那身上不断腐烂,又重新生长出来的肉,这个巨魔的战士,究竟是受到了什么可怕的诅咒了。
“为什么?”
“我不想连累你。”
“我知道。”那巨魔说道:“一股暗魔力靠近过来了,来势汹汹,你是打算放弃了么。”
“我已经没有力量去反抗...你,快走..我..已经..”艾尼维亚吃力的说道,就像是嗜睡的人,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冰晶的凤凰,是神圣的象征,巨魔族的战士,不会畏惧邪恶,哪怕战到最后,也要守护真理,何况,我也不想你落在别人的手里,这对你太不公平了。”特朗德尔看着那远天一线的天价,那黑色的光落下,直到那密林的深处。
巨魔撇撇嘴,转过身去。
“烂命一条,谈什么连累呢。”

那黑暗降下。 那纤长的迷人身躯被黑色的法袍裹住。 长靴之上下,是那带着黑色的蕾丝所拥抱的一片雪白。 是一个女人。 无法形容那倾城的姿色,看到的,是那眉宇只见的淡淡。 “原来,是冰凤凰的灵魂。”那个女人微微一笑,身边,环绕着黑色气息的法球。 那红色的护腕,被沾染上了黑色,佩戴在了女人的手腕之上。 “奥术,暗魔法,星术,雷霆之力,心灵之眼...”她慢慢的叙述着。 “真是有趣啊..可惜,就是限制了许多。”她捂了捂嘴。 长发女人双脚落在地上,开始向前走去。 当那皮靴所踩下的地方,都会衍生出几朵黑色的花蕾,然后,又枯萎死去。 如此反复。 她所走的方向。 便是那岛屿的中心。

一堆火堆前。 安妮有些内疚的看着那个哭个不停的小木乃伊。 “都说...说不认识了..”阿木木抹了抹眼泪。 “好了,不要哭了,你真的好爱哭啊。”安妮努努嘴,底气不足道。 “男生是不可以哭鼻子的啊...”她抱着熊娃娃。 原本,哭的,应该是自己啊。 提伯斯不见了,索拉卡姐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想着想着,安妮的眼眶禁不住有些湿湿了的。 阿木木停下了哭泣。 他听到了那女孩抽噎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向安妮,挠了挠头。 “你怎么也哭了啊?” 安妮没有去理睬木木,反而哭的更加伤心了。

阿木木现在感到十分的难受。 眼前的女孩,只是一个劲的说着一个叫做提伯斯的家伙的名字。 真的很伤心啊,看她的样子。 “别...别哭了。”阿木木小心翼翼的把一颗草莓递了过去。 “对不起,是我不好。” 安妮抽噎着,看着那递过来的草莓。 “你没有错,没有对不起安妮。”安妮幽幽道,她没有去接。 “如果我能够保护自己的话,提伯斯他们就不会离开我。” “提伯斯说,奇迹不会发生第二次。”安妮看着那堆篝火,竟慢慢的止住了眼泪,但是,精致的小脸上的那挥之不去的悲伤,迟迟不散。 “真的好没有用...”她说道。 “安妮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用的白痴...” 晚风轻轻的吹着。吹拂着木木头上那白色的布带。 阿木木叹了口气,把草莓放了回去。 “如果你是没有用的人,那我,算什么呢。”

巨魔看着那缓缓走来的女人。 那白发的绝色女人,好看的细眉弯下,脸上现出一丝厌恶感。 “丑陋的巨魔族么。” 特朗德尔握紧了手里的棍棒。 “让人感到恶心的黑暗魔力,你是一个法师?” “艾维尼亚么。”辛德拉看着那闭上眼睛沉沉睡去的女子,没有回答特朗德尔的话。 “我需要的,就是这股灵魂力量。”她微微笑了笑。 甚至不想再多看那碍事的巨魔一眼。 “走开,丑陋的下等生物,我可以考虑饶过你一命。” “哈。”特朗德尔咧咧嘴。 “丑陋么,比起那些陷入黑暗无法自拔的人来讲,拥有再美的外表,又有什么用呢。” “哦?”辛德拉感到有些好笑,她走向特朗德尔,脚底的黑色花蕾不断的绽放着。 “巨魔,也能有如此的想法,真是难得。”她说着,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量将特朗德尔撞到远处的石壁上,陷入了进去。 “可是,废物,永远都是废物。”

见那石壁里没了动静,辛德拉开始端详那石柱里的人来。 “拥有永恒生命的冰晶凤凰啊,却只能被孤独的囚禁在这个岛屿的中心。”她抬起手,尝试着去触碰那红色的屏障。 像是触电般的感觉,她被一股反噬力震得退后了一步。 “结界?”她皱着眉。 此时,那石柱下方,慢慢的浮起一个方柱。 那方柱里,是一道能量的沟槽。 那沟槽,是一个护腕的样式。 “需要开启的条件么,麻烦的东西。”辛德拉皱皱眉。 此时,那石壁忽然倒塌。 里面,冲出一个极速的黑影。 辛德拉反应及时,她撑起黑色的屏障,挡住那打来的一棍。 “你没死?”辛德拉看了看那似乎毫发无损的巨魔战士。 “死?”特朗德尔的眼中泛出一丝怒火。 “我经历了比死还要痛苦万倍的折磨,死?!”他大叫一声,身上的血肉里出入化成那流动的污血,腐蚀了黑色的屏障。 “放肆!” 辛德拉向前一步,她的手里凝聚那黑色的法球,法球破碎,将特朗德尔的手臂打断,震了开去。 可是,那巨魔却没有丝毫的痛苦,他大吼着冲将过来,手臂在瞬间被那污血填满,重新生长出那不断腐烂的血肉出来。

“你是特朗德尔?” 辛德拉躲闪着那巨魔不断挥舞过来的棍子。 她身边的几颗黑色法球替她挡住了数次强有力的威胁。 身形一闪,辛德拉已然停在了特朗德尔的上方的半空之中。 “那个背负全族的诅咒的巨魔?该死..” 辛德拉脱掉了手上的丝质手套、 那细白的手指上,竟出现了一点溃烂,如果不是仔细的看的话,几乎是微乎其微。 “你马上,就会和我一样了。”特朗德尔笑了笑。 “和我一样,接受那生不如死的诅咒,不断的腐烂,腐烂...” 辛德拉抚摸着那溃烂处。 然后,一朵黑色的花蕾从手上绽放,贴在了那逐渐扩大的感染面。 “没有用的,这个诅咒,困扰了巨魔一族百年。”特朗德尔身体的腐烂开始加强,血肉烂在在地上,就像是会跳动的小虫一般,跳动着,像是有生命一般。

莫甘娜意味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小矮人,翅膀一张一合。
两个约德尔人干笑着。
“那个...鸟..哦,不,这位美丽的高贵的小姐。”库奇咽了口口水。
“刚才我们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事实上约德尔人都是善良的,不会有什么强盗之类的,至少我做飞行员这么多年,在班德尔城飞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什么强盗小偷...”
他看着微笑不语的莫甘娜,声音愈发的小起来。
“没骨气的!”吉格斯气道,他把库奇拉到一边。
“不就是个鸟人么!”他掏出一捆炸药,用不屑的眼光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听着,挡我吉格斯的路的人,不管是鸟人还是怪兽,统统都要被炸成碎片!”
他一边恶狠狠的说着,一边在裤子的后口袋里翻找着什么。
“找什么?”库奇奇怪道。
“没什么,我找火种。”吉格斯小声道,然后他像是教育小孩般的对身边的那个约德尔人说道:“库奇!要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一个女人有什么好怕的,等我找到点火管,就把她炸个稀巴烂。”
翻了一会。
“咦。”吉格斯皱眉道。
“点火管呢?!”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将功补过网 | 必胜客送外卖吗 | 魔法门花园 | 盗汗的原因及治疗 | 双均线系统 | 顺丰快递接口 | 荣威混合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