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双均线系统 >> 正文

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25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25

第二十五章

凯文觉得今天出门一定是忘了吃药。

劫看他一张比泰隆还臭的脸,也没搭理他,自顾自的跟在后面。

“好了,快选吧。”凯文不耐烦的指了指石碑上密密麻麻的纸张,有的贴得很整齐,有的又杂乱无章。

“这是什么?”劫眨巴了几下眼睛,那些歪歪扭扭的字,竟一个也看不清!

“也对,忘了你们还只是个普通人。”凯文略微有些轻蔑的说道,顺手扯下一张有些泛黄的纸。

“这个就是说.....”凯文清了清嗓子。

“少看不起人了!”拉克丝忽然冲上来一把抢过有些陈旧的纸张,两只海蓝色的眼睛盯着上面看了好一会。

“帮艾莎的奶奶找到丢失的眼镜?什么玩意?”拉克丝晃了晃手中的纸,发现没什么夹层,转而看向目瞪口呆的凯文。

“你...”凯文有些吃惊,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小丫头居然能看懂这些符号。

“干嘛,连最基本的符文都看不懂,还怎么学习魔法?”拉克丝把纸还给他,偏过头打量起石碑上其他的纸张。

“啧啧,怎么全是些无聊的东西。”拉克丝边看边摇头。

“当然,这是初阶的入级考试。”凯文抽了抽鼻子,低沉的说道。

“那可以越级吗?”劫想了想,虽然看不懂,但是连拉克丝都觉得无聊,想必也好不到哪去。

“你想越级,可以啊。”凯文嘲讽的笑笑,手一招,最上面的两张淡黄色的纸张飞下来正好落在手里,纸张苍老得好像马上就要脆掉,凯文拿在手里都不敢用力。

“你们五个人,正好两队。”凯文吹了吹纸张上的灰尘,递给劫和拉克丝。

劫好奇的接了过来。

又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字。

“卧槽...”旁边的拉克丝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这是S级的任务,一般只有大型法师组织才会去干。”拉克丝面无表情的提起纸张,指了指正中心的一个血红的印记,虽然纸面已经发黄,但那抹鲜红却依然妖娆艳丽。

“这不行,换一个。”拉克丝对凯文吼道。

“撕了就没办法还回去了,真抱歉,看来我还得帮你们找眼镜了。”凯文虚伪的微笑,“时间是一个星期,不能完成就明年再来吧,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

“什么?你之前怎么不说?”拉克丝急了,越看越不顺眼,光粒子在她身边显得暴躁不安。

“是不是完成了就能进入最高阶?”劫按住拉克丝的肩膀,示意她冷静下来。

“那要看你们能不能活着回来了。”凯文轻蔑的看着他,心里嘀咕着这届新生还真是猖狂,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自信,最好死在测试途中,省得麻烦。

“你疯了?你看看我们这些人,这身板怎么去干S级的任务?”拉克丝抱怨道,恨不得把这张任务单连同凯文一起劈成两半。

“别担心,不还有泰隆吗,他会保护你的。”劫笑笑,毫不在意。

“哦,忘了告诉你们,学院规定,男女不能在同一个队伍,你们自便吧。”凯文摆摆手,脸上仍然是欠抽的笑容。

“哈?”拉克丝嘴巴能塞进一个鸡蛋,“什么破规矩,瞧不起女人吗?啊?不带这样欺负人的,我...唔唔唔!”拉克丝被劫捂住了嘴巴,剩下的话变成了呜呜丫丫的乱语。

“祝你们好运。”凯文勾起一抹冷笑,转身朝战争学院的临时营地走去。

“别折腾了大小姐,快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劫松开拉克丝。

“别让我再看见你!”拉克丝气急败坏的朝一大群一大群的帐篷吼道,长呼一口气,接过劫手里的黄纸。

“...好像是铲除一个地下组织,在诺克萨斯边境东部,离这里不远,叫...”拉克丝摸了摸下巴。

“血蔷薇。”

“血蔷薇?”劫重复道,对这个名字感到十分陌生。

“大概是这个意思,其实当时在学习魔法文字的时候,我就偷了那么一点点点懒....”拉克丝尴尬的笑笑,继续看向另一张纸。

“...........”

拉克丝看了很久,眉头紧皱。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她,时间变得紧张,滴滴答答如同催命的计时。

“坏了...这个好麻烦...”拉克丝抬起头,满脸惆怅。

“那我跟泰隆去...”

“不不不!怎么能让你们冒险,我们可是有三个人,还是我们去吧。”拉克丝赶紧打断他,挤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可是....”劫还想说什么,都被拉克丝拒绝了。

河南省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权威ight:1.75em;text-indent:2em;">“真的没问题吗?”劫满脸疑惑,仍然有些不放心。

“放心放心,我这么稳重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搞不定一个小小的测试呢,再说,我不行不是还有蕾欧娜吗,更何况我们还有锐雯呢!”拉克丝自信满满的点点头,把锐雯拉到她身边,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

“那好吧,你们小心。”劫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又说不出什么,泰隆这块破木头,你不戳他他永远也不会响,你戳他,只会觉得手疼。

拉克丝哼着歌,脚步一跳一跳的,像只兔子。

“那上面写了什么?”锐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好奇的问道。

“这是秘密。”拉克丝神秘的眨眨眼。

“说吧,你都隐瞒了什么。”蕾欧娜淡然的说道。

“我..我哪有,我像这种人吗?虽然那个任务是比较难啦....”拉克丝支吾着,双手捏着裙角。

“哦?暴露了。”蕾欧娜一语戳爆。

“那,那是因为!其实..其实让他们去完成那个任务不是因为任务难度高啦。”拉克丝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那是为什么?”锐雯不解。

“因为....”拉克丝嘿嘿一笑,蕾欧娜也靠了过来。

武汉中医怎样治疗癫痫病nt:2em;">“因为‘血蔷薇’只有女人可以进入喔!”

“..........”

哈尔滨治癫痫病有效的医院是哪家t:1.75em;text-indent:2em;">“..........”

“怎样怎样,我聪明吧?”拉克丝睁着大眼睛,期待的看着面如死灰的两人。

“这样的话,我们去不是更好吗...”锐雯小声说。

“锐雯你怎么这么善良,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只有女人才办得到的事’!”拉克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埋怨道。

“摊上你,也真是够了。”蕾欧娜叹了口气。

“别这么说呀,你以为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吗,也是S级的呢。”拉克丝一脸媚笑的讨好蕾欧娜,就差抱大腿了。

“嗯?”

“这上面说,要解决一个村子的纠纷,也没说得很清楚,不过那个地方有个很奇怪的名字。”拉克丝嘟囔着,仔细的翻着纸张。

“什么?”

“叫..‘夜镇’。”

劫和泰隆一路问一路磕磕绊绊才走出去不过几十米,越是进入诺克萨斯的边境,离艾卡西亚就越近了一步,人烟变得稀少,街道上空空如也,有时好几个小时都看不见人。

劫苦着一张脸,从分离到现在,泰隆这块木头一句话也不说,有时候还搭理几句,说着说着就变成劫一个人的独白。

最可恨的是,每当走到人群多的地方,总有几个女生在后面指指点点还带有些羞涩的声音,泰隆一副木头脸硬是在她们口中变成了“高冷”。

“你女人缘怎么这么好?”劫瞅了眼泰隆,那侧脸的角度真是完美得如同美玉。

“因为比你好看。”泰隆冷眼扫过,喉咙动了动,声音很轻也很快。

劫鄙视的看着他,同时心里暗暗惊喜:竟然说了六个字。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劫嘀咕了一句,泰隆眼角动了动,不再搭话。

“我去前面问问。”劫看了看前方若隐若现的轮廓,好像是一个商贩。

泰隆停了下来,注视劫远去的背影。

看见他跑过去和那个小贩比手画脚说了好一会,还时不时偏过头看几眼他,表情千奇百怪。

好一会,劫边走边思考慢慢的走到泰隆面前。

“事情好像有点麻烦。”

不等泰隆开口,劫皱着眉头说道。

泰隆疑惑的看着他。

“呃...血蔷薇确实在这里,但是....”劫有些扭捏,说话像便秘一样,泰隆耐着性子等着他说完。

“据说好像只有女人可以进去...”劫声音越来越小,注视着泰隆的表情。

泰隆淡然的点点头,算是回答。

隔了好久,劫还是看着他。

“干嘛?”泰隆被他看得心里发慌。

“其实长得好看好像还是有点用。”劫盯着泰隆的脸,情不自禁的说道。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将功补过网 | 必胜客送外卖吗 | 魔法门花园 | 盗汗的原因及治疗 | 双均线系统 | 顺丰快递接口 | 荣威混合动力